Lenore Tawney 2–關於光

Tawney在纖維藝術上很重要的成就之一,是將傳統的靠牆的壁氈畫,離開壁面,在空間中的自由懸掛,這其中,有個很重要的元素就是"光"。tawney2


光的戲劇性效果,對她的作品來說是很重要的,也許是因為她作品中很強烈的宗教性使然。如果我們仔細看她專輯上的照片,便會發現許多拍攝的光源都來自後面,唯有這樣,才能把那種線條的表情和疏密的層次呈現出來。我相信Tawney在構想作品時,就已經把光影的效果考慮進去了。 

1960年的"鳥、巢、蛋",是一件雙層的、強調緯線自由遊走的、近乎透明的作品。二層布中間相隔了二吋,當光線打上去時,實體和影子就會交疊,並且投射在牆上,影子也成了作品的一部份。  

Tawney早期的幾件委託作品,都是放在教堂或宗教中心。如何處理光線及宗教上的神聖與神祕的氣氛,應是她時常考慮的問題,1960年的"Nativity in Nature"是一件靠牆的壁飾,她用色彩所形成的燦爛光輝來表現基督誕生的情境。到了1963年的"Ark reil",整件作品就是一個由疏到密的流蘇。她說,"這帷幔是光明與黑暗之間的帷幕、垂在你和神聖花字(Holy Scrolls)的神秘之間,非隱藏而是彰顯神秘的奧義。邊緣的光是設計的延伸,好似帷幕在光與空間中顫抖,一個明亮的魅力,在兼有輕與重的感官中。"  

這種宗教性的特質,在她後來的作品裡也一直持續著,並且尋找一個接近求恆的形象。十字和圓形的裂縫被重複使用,光從裂縫後透進來,在永恆的寂靜裡,靈光乍現。如同她所下的標題?"Dove"(聖靈)、和"In Fields of light"(光之域)  

七十歲以後的"Cloud"系列,作品是為特定的空間所設計的,光也就成了絕對必要的條件。系列中每一朵雲的光源或許不同,但隨著自然光或人造光的轉變,浮動在空氣中的雨絲,也就有了陰晴。線脫離了僵硬的外形,被解放還原成線的本來面目,顫抖的光雨遙遙呼應著早年那些在經線裡遊移的緯線。或許此時她終於可以傾瀉內心深處的被禁錮的古老靈魂。1985年,Tawney 七十八歲,晚年最重要一件作品"In Utero"誕生。詩人回到子宮裡,把光、語言和自我都收束在繭中,她坐在椅子上,隔著薄紗,拈花微笑。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