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ore Tawney 3–關於巫

大部份的評論家都稱為最具詩人氣質的織物創作者,看她的作品,的確也感受到她散發出來的獨特氣質。但當我進入她拼貼集合性創作的世界時,那些古老書頁、看不懂的文字、羽毛、骨頭、卵石、蛋、紗線、珠子、木鞋、容器、藥瓶,加上她的手稿、線描,經過排列組合後,彷彿有一種魔法。我才恍然大悟,她根本就是一個女巫。tawney3


女巫來自古老遙遠的國度,Tawney一生中曾多次尋訪舊地,那是她精神的故鄉。三十八歲時她初訪墨西哥,停留了六個月;四十二歲時旅居巴黎二年,其間在歐洲、北非等地區旅行;四十九歲時遠至希臘、近東、埃及一帶;五十六歲南下祕魯及玻利維亞;六十二歲往東至日本、泰國及印度;直到高齡七十歲和七十五歲又重訪印度,甚至有來過台灣。她的足跡愈行愈遠,除非那裡真有什麼重要的心靈依託,否則怎會吸引一個老人如此頻頻回首。  

回到紐約的日子,她獨居在寬敞的工作室裡,大隱隱於市。那些收集自各地的物件,成了她的祭品,那些紙張、容器、盒子就是她小小的聖壇。  

1960那些年代,拼貼藝術正在漫延中。而其實這種將隨手撿來的東西加以組合,而產生新的關聯與意義的想法,是非常古老而原始的。一些看似平常的東西,經過蒙太奇式的組合,似乎就可以發覺出其內在潛藏的隱喻、激發想像、揭開生命的奧義。這種手法在古波斯、日本和中古時期的歐洲似乎特別常見,往往帶有宗教意涵,或是私密性的遊戲與深意。Tawney的拼貼作品題然較接近這種古老的傳統,而迥異於達達或超現實主義式的詭異幽默。  

黯淡的書頁、褪色的骨骼,證明了時間的推移;無法閱讀的明信片,攜帶著溝通的渴望。這些拼貼是她織物的前奏與試金石,也是冥想的窗口。詩人與女巫原就是一體兩面吧。  

對於這些拼貼物上的蛛絲馬跡,她說:"They are signthrown to the Winds"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