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之初

關於文字或者閱讀,最初的記憶也許是天花板上為了防水的輓聯,在監察院工作的舅舅,把于右任寫壞的和用過的應酬字拿回來糊在天花上,舅媽說、襁褓中愛哭的我,只要看到那些白底黑字,就會安靜下來了。有許多類似的傳說、關於我與文字與書之間,無非是大人要小孩子相信,一種“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價值,而我也真如此奉行不渝多年。磚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