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完婚了。單純地無與倫比的喜悅之外,身為這個家庭裡奇異的一員,我深深覺得自己是諳啞的。歷史總是被掌握麥克風的人所書寫,除了鼓掌,只能沉默。
以下是六年前創作自述的一部份,獻給無能發聲的故人。那天

繼續閱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