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四點到五點的光影

工作室落地窗面南,旁有一個西南面的三角形小陽台,
冬日影斜,每天下午四點到五點間便有光線橫橫掃過,
把暫時掛在玻璃前當窗帘的作品投影在白牆上。

連日來的寒氣,讓人直想像隻穿山甲一樣踡伏在西曬的陽光下。工作室1

繼續閱讀

流浪去的跳房子

"跳房子"去過的地方不多,
待過台中的20號倉庫《ㄅㄨˋ包袱》,台北的華山《關於地方—一個飄移中的概念》{好像都是林平老師策展的,現在看名稱都覺得預言似的不祥}。最後一次停留的地方是宜蘭傳藝,然後在歸途中{其實已經走到家門口}決定流浪去了。
我是一個不盡責的母親,沒有在小孩回家的路上謹慎連絡照看好。也許它有敲門,我耳背;也許它有呼救,我在忙。
最後它決定離開我了,眼睜睜地
聽說它跳到一個大熔爐裡,
釋放掉全身所有多餘的東西,將以一張蒼白的再生紙的姿態重回人間。房1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