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與b

樣本

編織是一種重複的藝術。 

重複。一束纖維接著一束纖維;一個扭轉連著下一個扭轉;一個結跟著一個結;一條線並著一條線;1234321234321;起伏的節奏、一呼一吸一呼一吸;腳踩著踏木、左右左右;手擲梭、上下上下;一個格子挨著一個格子;一排看齊一排;一層疊著一層。 

重複,但在每一個重複裡蘊含了差異,重複了無數的差異後,你看見了週期的起伏與無常。

透過織機,更明確的說,透過經緯上上下下交織而形成圖案花色,從來就不是一件像畫畫般筆隨意到的事。或許正是這不自由吸引我,每一根線都被牽絆著、定義著,而你偏要在這束縛裡走出自己的路。
為了給大二剛選擇梭織的學生編寫教材,我又重新檢起好久沒用的桌上型四片綜織機,一個簡單的功課:abab雙色經線加上同樣雙色的緯線輪番上陣,僅僅斜紋織就可以變化出數十種不同的圖形,希望學生可以在這樣的練習中體會到色彩與織紋排列組合的遊戲樂趣。簡單的事情最是蘊藏無限生機,複雜而成花成樣的織紋往往就只是織紋而已。
我喜歡做這樣的試片練習,勞作,寫書法,單純理性的樂趣,想像在線與線的縫隙裡茁生。
廣告

5 回應

  1. 是的,我也喜歡這種規律中無限變化的感覺,還有織作過程中,織紋漸漸形成,經線交錯提綜拉起,緯線一過,鋼筘一打,那視覺上細微的光影變化,觸覺與手感,好像很難跟旁人說得清。
    寒假本以為可以作一件作品,但總有些意外的插曲,所以到現在穿了綜,卻還沒拉線,真是悵然。
    我不知道為什麼,在織機上內心特別平靜。如果人有前世,我一定生在織坊裡。絕不會是什麼公主郡主之類的。

  2. 是ㄚ,我們應該建議監獄裡要設個織布工坊,既修行,又生產。

    看你blog似乎假期過的有點顛頗,一切還好嗎?
    今天好溫暖,放棄了跟朋友出遊的機會,躲在工作室裡安靜,
    好多計畫與不時插播的工作,要一起加油喔。

  3. 從朋友之處得知您這裡, 學到好多關於織品的藝術!

    您說:
    “透過織機,更明確的說,透過經緯上上下下交織而形成圖案花色,從來就不是一件像畫畫般筆隨意到的事。或許正是這不自由吸引我,每一根線都被牽絆著、定義著,而你偏要在這束縛裡走出自己的路"

    這正是我一直在尋找的對於創造性的定義與價值問題.

    織品一直是art history 邊境之外的課題, 但卻是研究女性個體介入藝術活動與經濟市場最佳的媒材, 是女人在牽制與自由之間的永續對話. 可惜, 要了解織品需要很多專業知識和術語(比如織法和各種織布機, 植物材料等等).

  4. 今天和幾個織女一起聊天,驚覺我們認識的或國外許多從事纖維藝術的創作者,竟然絕大多數都沒有小孩,這真是什麼魔咒?還是福音?是因為織布所以沒有小孩?還是因為沒有小孩所以可以持續織布?

    雖然,我一直不認為編織本身是傾向陰性的創作屬性,尤其是梭織[透過織布機的經緯交織]。結構之美是它重要的一環,更接近建築。但以現實狀態論,的確,它還真是女性束縛與解放的雙面刃呢。

    我已在這邊陲地帶樂不思蜀,這些專業知識不是每天與我們耳鬢廝磨的真實物質世界嗎?

    倒是妳,bd,妳的世界,關於小林子那一類生物,才真是難呢。

  5. 嗯!非常同意編織的建築意象. 性別屬性是社會結構暴力分類所致, 比如國中時針線活都被納入家政課, 木工則被納入工藝課(我那年代是男女分開上這兩門課的咧! 現在想來就好笑!)

    我念藝術史, 而且是硬梆梆的藝術社會史, 已經很久未去細想個體創作者對某種物質材料的執著, 其實是一個很大的課題, 束縛與解放都在探索物質無窮的可能性裡發生! 而這或許也是個體可以從社會制約李解放出來的機制吧!

    寶寶在叫了, 下回聊!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