纖維印象-虛實演繹

清華2

參展藝術家:

呂兆宏、林彥伶、林嘉容、連時宜、

陳淑燕、博然、黃麗絹、黃文英

楊偉林、酈苡庭 

展覽地點:清大藝術中心

時間:3月5日-3月29日

賴小秋(撰文&策展) 

印象中桃竹苗地區似乎未曾有過大型纖維藝術展,這是為什麼積極於2007的春天策劃十位藝術家的展覽。纖維是我們每日不可或缺的物質,它與人類由史前至今的演變歷史幾乎是與時並進。傳統思維可能仍將纖維侷限於工藝類的實用性質與美觀範疇,然而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纖維藝術」已經注入藝術圈一股清新、質樸、前所未有的力量;二十世紀纖維以藝術形式重燃新生的火炬,七0年代「Fiber Art」(纖維藝術)名詞開始啟用於美國;關鍵性人物是MOMA紐約市現代藝術館1949年所推出第一位女性纖維個展猶太裔藝術家安妮‧愛爾伯斯(Anni Albers),三0年代她為逃離歐陸戰火,原執教於包浩斯學校,轉而任教於北卡黑山學院,並啟發無以數計的美國當代纖維藝術創作者。 

安妮的曾說過:「假如你處理纖維材質,會產生多種可能性」“If you play with the fibers, they suggest possibilities”,這句話正反映當代纖維藝術創作豐富的多樣性 ,也是每位創作者忠心耿耿依戀於纖維藝術的最佳原因。纖維藝術涵蓋二度與三度空間的特性,平面與立體的感官與造型,材質廣泛且日新月異,舉凡自然界的棉、麻、絲、葛、毛…以及工業演進後的人造纖維、電線、鐵、魚線、彈簧…等均可巧妙結合,自由運用,現代纖維創作更是顛覆各式技法的刻板印象,印染、彩繪、編織、縫繡、纏繞、打結、折疊、拼貼信手拈來,奧妙且創新。 

由八0年代末期至今,台灣的安妮‧愛爾伯斯也致力推廣纖維藝術創作與教育,黃麗絹與黃文英正是默默耕耘的代表藝術家,九0年代末期開始有藝術大學設立纖維類創作研究所,各大學也開設此類的創作課程,例如台南藝術大學應用藝術研究所於1997年正式成立率先設立纖維組研發纖維創作形式,十年春風化雨孕育無數台灣纖維藝術的後起之秀。纖維藝術創作的過程是在經緯之間紮實地反覆穿梭、精準細密、堆疊出藝術創作的純淨軌跡,不同的纖維在時間節奏的流轉中幻化出截然不同的性格,創作者由繁複的過程與全身的實做,真實地體驗自我的存在與創作的愉悅。

清華4清華2清華1清華3

黃麗絹在寧靜的經緯中劃開瑰麗的情懷;黃文英跨越科技迷思以電腦提花手織過程體現質樸的兒時記憶;呂兆宏以棉與縲縈喃喃織就夏日風情;林彥伶縫綴布塊揮灑色彩班爛的母性情誼;林嘉容闡述對事物與愛鳥的靈敏感受,善於捕捉時間的流轉特性;連時宜起伏的思緒飄渺於圖像與繡縫的針腳之間;陳淑燕傾聽自然賦與流動穿透的力量;張博然運用線條色彩帶出幽微與豁達;楊偉林以堅硬的材質形塑綿延不絕的時間性質;酈苡庭以後視窗景記錄私密的生命軌跡,既親切又傷感。這群藝術家在台灣的各角落中繼續吟詠對纖維藝術的真情。

呂兆宏以棉與縲縈喃喃織就夏日風情,〈夏日香氣〉、〈蝴蝶剛剛飛過〉、〈荷風〉便是運用精細的規劃分別以夾織、卡片織、綴織等技法,成就清新脫俗的涼夏時光。〈結器系列〉令人摒息驚嘆,色澤多重變化,細膩婉轉,卻是由平凡的雙次半套結所構築而成。不僅使我們聯想到美國藝術家黛安‧伊特(Diane Itter)終身以雙次半套結(Double Half Hitch)為唯一創作方式,細亞麻繩為唯一的材料,創作出輕盈律動、細膩婉轉的美學精神。然而黛安‧伊特的風格是平面性,強調圖案與色彩的作品。呂兆宏的〈結器系列〉創立獨立鮮明的個人藝術風格,將二度空間的繪畫性圖案轉為三度空間的立體造型,黛安‧伊特曾傳神地使用『slow Painting』一詞自我闡釋雙次半套結的作品,我們欣賞〈結器系列〉的五個造型時,色彩也如『slow Painting』般,一個結接著一個結地婉轉轉化與傳遞,流暢地揮灑,器物造型不刻意拘泥模擬般生活實用的器物,而有精巧美感的立體變化,忠實於纖維質感的真實呈現。 

張博然憑著一股對纖維藝術的熱愛,遠赴比利時皇家藝術學院學習壁毯畫設計及編織藝術,這項歐洲中古世紀至十八世紀興盛一時的藝術,現今已漸趨式微,學員甚少。張博然而卻對這項古老藝術情有獨鍾,真切地體驗生活與藝術創作。壁毯畫的設計與構圖磨練張博然沈穩的構思與豁達遼闊的創作精神,完成的壁毯作品反映中國的人文特質,運用色彩線條帶出幽微與豁達。學成回國後的創作增添活潑與收放自如的風采,取材更趨玲瓏而廣泛例如貝殼、金屬、拓印、泰文、填充布偶可見於創作之中。她在此展的作品〈C’est Ma Vie〉、〈說故事系列〉、〈從前系列〉中交互地使用傳統與現代的質感與量感,游刃有餘呈現整體愉悅的互動精神。 

林彥伶的作品〈大地之母〉、〈女神〉、〈胎動〉帶出強烈的繪畫性質與女性、母性、神話等象徵意涵。表現方式以機動性重複或混色的車縫刺繡,加上靈活運用碎布、人造纖維的結構,作品表面質感因而豐富多樣,作品中有部分呈半浮雕式的實物突出如哺育的軀體,她更善於以布料的緊密、鬆散、折疊、扁平變化呈現出作品的實際意象,以自發性的探索,作品展現出強烈的人性感知,引發人們審度人類的價值觀與長期忽略的生命議題,整體的作品有強烈與厚重的質感。即使如〈消逝的風景〉的自然風景呈現,碎布漩渦仍強而有力攪動我們的情緒與思緒。

 人們時常感慨光陰似箭、日月如梭,楊偉林將光陰的詩意、感傷、急迫、難耐、沮喪全織進作品中,〈曆I〉、〈曆II〉、〈曆III〉以同樣的基調,軟性搭配硬性的材質形塑綿延不絕的時間性質。銅線、漆包線、現成物、紙線、絲線、不銹鋼刷線、彈簧等信手拈來,從容不迫地織出陳年、累月、刻日的痕跡,包進雙重織帶方格的是個人記憶中的稍縱即逝的紀念物:種子、磁磚片、藥包、膠捲…等。過往的意象連綴成金屬織帶蜿蜒於窗口,陽光穿透一格格雙重織袋,閃爍著吉光片羽,生活的意象透過織品得以重現。〈濁水經注〉呈現與濁水溪水文,結合多種植物如薯榔、藍染、墨水樹、小花紫薇等染色而成,最初嶄露布面的布農木刻年曆於第二次染色處理時便隱遁於深沈富變化的背景,隨意的繡縫方式古樸而真摯,銀灰繡線閃耀出濁水溪粼粼波光。〈書之四〉、〈書之五〉更是天馬行空,纖維與草圖紙、鉛錘、鏽鐵等恣意結合,豁達地闡釋藝術家自身對書的見解。

林嘉容〈動作–梳理〉〈動作–獨〉〈動作–揹〉是結合自身生活的經驗與創作的最佳表現,她長期飼養的文鳥容容與妹妹,轉化成創作主題,此系列作品每組兩幅影像相對應,將人類與動物的相同動作做比較。林嘉容使用電腦提花織機TC-1輔助來處理影像,電腦只是協助創作者運算與記憶的工具,可修圖、細分圖層、標示織紋效果。創作者仍須親手操作真正織紋與線材變化、特效處理、色彩搭配等等過程。仔細觀察此系列的畫面上的陰影與織紋的豐富變化,便可知道創作時需經過一次次的實驗與實做才能達到變化織紋結構,展現繪畫性質。〈動作–梳理〉運用竇加Degas〈Dancer Adjusting Her Slipper〉中的芭蕾舞者優雅俯身調整鞋帶影像為基調,捕捉文鳥相同俯身而起的動作並置於空間中,讓人有驚鴻一瞥、剎那即永恆的停格現象。〈愛鳥百納被〉則是利用雙層織挑花技法將容容與妹妹的生活影像,織入被中,小口袋中都是愛鳥的物品,充滿對動物的感情誼。近來〈我們小的時候 — 偶〉、〈我是誰?〉則是以電腦刺繡完成的近期作品,同樣地具有藝術家追溯記憶影像的軌跡與趣味。

 連時宜起伏的思緒飄渺於圖像與繡縫的針腳之間,她將創作凝聚於繪畫、影像、繪染、縫繡等介面中,〈浮動〉與〈Erase〉系列的作品將生活所思所見重疊、切割、錯落、淡化,企圖傳達個人在冷漠社會下的種種感受,她關注不同材質的多樣化運用,早期直接將相片安置於畫布中再加以縫繡,近期畫布則直接先做圖像處理,更能將圖像蘊藏深植於畫面之中,她試圖探討繪畫與刺繡間類似或相異特質。乍看之下,或許被一幅幅風景蒙蔽,但仔細審度,心情的起伏與騷動全化為時而綿密、時而舒展的針腳,縫繡在畫面之上,連時宜若即若離的思緒飄忽於畫面的氛圍,我們彷彿聽得見那瘖啞脈動的音律。 

陳淑燕善於傾聽自然並賦與場域流動穿透的力量的創作者,她追尋自身創作的泉源與力量而落腳花蓮,徹底地接受大自然的洗禮,盡情地將創作與自然做最佳的結合。觀其歷年來的作品均能凝聚十足的場域能量。此展所展的裝置性作品〈橘色海洋〉由上山採集薯榔、刨絲、槌汁、槌染、找尋黑泥或銹鐵、曝曬陽光、海水洗滌 等等繁複辛勤的過程,這種彷彿朝聖的儀式也真實地將創作者的自我存在點點滴滴累積進去。並且經由累積而再度呈現更深沈的自我。陳淑燕的作品考驗我們多重感官的靈敏程度,並且展現纖維的獨有性格特色,賦予材質更巧妙的節奏感與韻律,那順著風翻飛於晴空下的薯榔染色棉布,徜徉著陳淑燕奔放的情感與細膩脫俗的思維。〈此地到彼端〉構樹手抄紙、棕櫚絲瓜絡經由分解、搥打、鬆弛、舒展而後再度相遇,纖維重新組合,成為另一有機體,承載此地到彼端的呼應力量。

 酈苡庭以後視窗景記錄私密的生命軌跡,既親切又傷感。她改變我們對一般既成物品的刻板印象,〈魚眼〉、〈鑰匙孔〉都是窺探的媒介物,不管是由裡向外或由外向裡,透過媒介的管道物體產生變形的效果,魚眼中的景象正是湊近時,人物的臉龐身體呈圓弧狀眼睛又圓又大的效果,鑰匙孔中窺視的對象,也正打量著偷窺者,這不正是這條神仙魚瞅著觀眾的情形嗎?捕捉者與被捕捉者的角色永無定案,不斷地透過媒介物而轉換。〈看見記憶〉酈苡庭以旁觀者的角色,重新塑造後視鏡中的景物,那些過往的時空在後視鏡不斷轉換:「全家福」、「卡通時間」、「洗澡囉!」、「怕黑」、「和自己玩─紙娃娃」、「和自己玩─跳格子」、「和自己玩─跳格子」、「上樓頂去」、「回家」等一幕幕映照出大眾成長過程的情景,生活如過眼雲煙般,既大步前行又回溯過往,迅速於後照鏡中一幕幕重播、隱沒、抽換。〈蓮鞋〉三度空間的雕塑作品反映女性與刺繡在父系社會中的定位以及所意欲擺脫的枷鎖。〈愛的郵局〉是件溫馨感人的纖維雕塑作品,建築物具有正面形象的活化效果。

 黃文英跨越科技迷思以電腦提花手織過程體現質樸的兒時記憶,任教於南藝大應用藝術研究所纖維組,除了帶領學生研發纖維創作形式,本身也積極投入創作行列〈晨間檢查1&2〉、〈瞬間1&2〉、〈小洋裝系列〉是近幾年從事電腦提花手織機器研究推陳出新的佳績,她以幼年時的記憶圖像為創作的意念融入提花織物之中,並尋找金屬線材高溫電子線〝teflon cable 〞編織於〈小洋裝系列〉緯線之中,兩件展出的洋裝,俏麗挺拔,均是因為慎選線材,巧妙織入整體,影象更是維妙維肖,具有雋永質樸之美。〈瞬間1&2〉則是棉的最佳詮釋作品,多重陰影層次均能彰顯無疑,優雅而具有創意。

 黃麗絹自美國學成歸國後,便致力於纖維藝術創作與教育推廣,並翻譯及撰寫纖維藝術相關的文章,著作《當代纖維探索》更是後起之秀進入這個領域的必讀經典。〈孕蘊〉、〈涵容〉、〈庇護〉、〈生之符碼(五幅聯作)〉以金色繩、手鉤針織法所做一系列造型、線條均極為優美的典雅作品,她的風格含蓄而內斂,以生命為出發點,與自然界生生不息的力量融會交流,躍入牆面即成一幅幅璀璨的當代藝術,〈生之符碼〉呈現生命微妙的五種動態,反映出她對周遭事物敏銳的觀察力與創作力,立體造型自然而華麗,有著動人的風韻。菱形的黑框架構彷彿源自於2001年「回‧憶」個展中常見的回紋織形式,形式單純,餘韻卻無盡延展於時空之中。

廣告

4 回應

  1. 學姐:
    後天,星期四,我要和工房的小朋友們一起去清大藝術中心參觀這個展覽。
    好像遠足一樣,大家一起坐遊覽車,好期待呀!
    我要買零食在車上吃。

  2. 要寫旅遊日記喔。

  3. 寫了一點點,標題是「布朗先生的約會(1)」
    http://www.wretch.cc/blog/greenbird&article_id=5067474

  4. 玫蘭妮好像妳喔,在談戀愛喔——-。

    我的床頭有一排來自各地的"妖怪":
    從米蘭來的叫"昆德拉",一隻豬"葛亮",一隻河馬"奎斯",兔子"愛麗絲"…因為他們,所以我們好像可以看到另一個世界。

    謝謝有朋自遠方來看我們的作品。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