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我父親

玫瑰

2007年8月2日凌晨3時41分,父親在新店耕莘醫院安寧病房去世了。

一向堅毅沉默的他,握緊拳頭對抗著癌末骨轉移的痛入骨髓。

最後的20天,我們在難捨中懷抱一絲希望地陪伴著,

雖然對於人子來說,永遠有無法彌補的遺憾,所有的愛總是後知後覺。

很多話想說,很多情交錯。

難以言謝,無盡思念。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