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我父親

玫瑰

2007年8月2日凌晨3時41分,父親在新店耕莘醫院安寧病房去世了。

一向堅毅沉默的他,握緊拳頭對抗著癌末骨轉移的痛入骨髓。

最後的20天,我們在難捨中懷抱一絲希望地陪伴著,

雖然對於人子來說,永遠有無法彌補的遺憾,所有的愛總是後知後覺。

很多話想說,很多情交錯。

難以言謝,無盡思念。

妹妹偉珊追憶父親的種種並做了完整的"恩典二十日"病房紀錄:

http://noelyang.typepad.com/my_weblog/2007/08/20-days-of-gods.html#comment-79309504

http://noelyang.typepad.com/my_weblog/2007/08/pioneer-scholar.html

弟弟偉中之文"一顆堅毅的心臟停止了跳動……"

http://city.udn.com/v1/blog/article/article.jsp?uid=linkage1938&f_ART_ID=1135210

至於我,願能將11月的個展,獻給父親

只是愛美更偏愛紫紅色的父親,對於我太過樸素的思念,會不會不甚歡喜?

 

廣告

9 回應

  1. 加油!姊姊!你是我們當中最有成就,也是遺傳爸爸個性最多的~恬淡自怡,樸實純厚,不急性子,不給人壓力……!爸爸一定引你為榮,期待看見你的展覽!

  2. 節哀,請多保重。
    如果很想哭或一直哭,請記得多喝水。

  3. 下午打擾你的工作了.

  4. 布子

    讀了關於你父親的生命, 很羨慕!真的非常羨慕如此單純平靜的接近天堂的過程!
    我不勸人節哀, 看清生命的本質之後, 哀反而是種力量!哀過才會甘心!

    用準備個展的過程慢慢消化這哀傷與思念, 天上的父親會為你感到驕傲的!

  5. 我們是屬於一個記憶共同體的,彼此的記憶補足各自的殘缺和空白。雖然這個有點奇怪的家之歷史曾帶給我們不同的傷痛,但我愈來愈相信我們擁有的遠遠比我們知曉的要多。爸爸對我們的愛是一樣深厚的,唉,只可惜他從來不知道如何去表達~我會把所有掃瞄的圖檔與照片都拷貝給你和弟弟。不知為何,看他年輕時的照片,特別是他帥氣和開心的樣子,很能撫慰內心的傷痛,等你忙過後也可以試試哩~I love you!

  6. 有你們真好,謝謝。

    說要把個展獻給父親,怎麼看都是個不負責任的說詞。展覽是早就預定的,是不是獻給父親有什麼不同呢?我的人生有什麼是為父親專程準備的呢?
    忙什麼?不過就是把線丟進染缸、把線捲成一球一球、把線繞成定數、把線張在織布機上、把線穿進洞裡、把線織進去。糾纏的線像扯不清的記憶,一定要耐著性子整理出個頭緒來。
    坐在織布機前,回想著那些影像和文字,要平心靜氣地,把這些嘮嘮叨叨的自言自語都織進去。希望您能了解,爸。

  7. 這幾天,台北有了秋意。我早起,參加一個朋友父親的告別式。不知該怎麼穿:黑的。白的。花的好嗎?最後一身墨黑,彷彿待生命以莊重。我是嗎?想起來,應該嚴肅和戲謔居多。可是追思禮拜還沒開始,看著朋友寫給父親的留言:「…記得您掌心最後的溫度與原諒。」淚就掉了下來。

    朋友的父親,是個孩子似的老人家(我認識他的時候,就是老人家了)。他玩笑的方式出其不意,帶點無釐頭,我很喜歡。事後心裡會玩味。看著眼前挺拔的年輕相片,對照許久,還是認不出來。經過介紹才略為瞭解他一生的變遷。但片段的相識,可能是完整的。因為這個告別式。我在獻上那朵桃紅的小蘭花時,心裡於是對他說:「帥哥,好走!」。

  8. 這些年每回和朋友說起父親,再怎麼嚴肅困難的事好似都沾了幾分笑意,我幾乎忘記其實對他盛年或是更早時的印象,是那麼沉默溫和,或是有我所未曾察知的得意昂揚。

    我在眾多陌生的長輩中間,發現幾個熟悉身影,是遙遠但溫暖的力量,像浪潮般拍打過來。

  9. 父親以最後的旅程向子女做最後的教導。
    我想念我的父親。想他的一生,及臨終前的種種。
    非常有助於我面對眼前現實的一切。
    祝十一月展出成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