蠟月

蠟月
蠟鍋裡的月亮,隨著溫度起伏景致變異,卻永不月缺。
所以,圓滿只是一個既定的框框,
而內容可以五味雜陳。
愛哭的建築師南下上課去了,
我和東部來的燕子、燕子的朋友以及畫廊主人共渡了一個沙龍秋節。
在城市的縫隙裡窺見不太甘願圓滿的月亮,
也好,
如果圓滿可以是永遠的進行式。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