狩紙行[二]北京琉璃廠

1150273.jpg

很久很久以前總想有著一天要去琉璃廠走走,真到了可以去的時候,琉璃廠早已不是琉璃廠,而我也不是當年那個只想唸中文系的學生了。

不能感時、也不想傷逝,我卻困在這2008年零下十度的新北京城裡。

一轉進琉璃廠西街,郭沫若所書的榮寶齋匾字即迎面而來。從康乾盛世的松竹齋走到光緒末世的榮寶齋再一路搖搖晃晃進入了21世紀,在這個所謂”傳統文化的春天”裡,像官衙一樣堂皇威嚴的企業識別,卻真讓我難以久留。連可不可以拍照都不敢問,我俐落簡單地挑選了幾款世界文化遺產木刻水印秀麗的簽紙,想像自己端坐手執蠅頭小楷寫信給遠方友人,一旁最好還要有人焚香操琴….

1150278.jpg

紙是這條街的大宗生意吧,每一家都說他們是安徽宣紙在京直營店,我不及細究這些林林總總宣紙的差異,總之,最高檔次的是「紅星」,文宣上說它:”質地綿韌、光潔如玉、吸水豐富、不蛀不腐。其紙運筆流暢層次清晰,積墨時筆筆釐清,濃墨烏而鮮豔、淡墨淡而不灰,在墨韻萬變水墨淋漓之效果。”真是中國式的抽象廣告,反正在台灣也可以買到,便略而不顧了。可惜的是中國歷史上出現過那麼多不同材質的紙,為什麼現在就被這安徽青橝皮製的宣紙一統天下了呢?

掀帘走進一戶前面大部份賣書、只有尾端一撩賣紙的店家。穿橘色外套的年輕掌櫃說起話來眉眼很有幾分文氣與戲味,櫃上紙條寫著:「汪同和淨皮」「六尺元書紙」吸引著我,就是這家了吧,我暗自決定。汪同和也是安徽涇縣的老字號,橘衣掌櫃說它品質穩定,價錢又較紅星便宜,所以都一刀刀賣,不能分售。元書紙則產在浙江富陽,以嫩竹製成,接近毛邊紙,多用來練字,我喜歡它沉黃鬆緩的質地,雖然現在有新開發的六尺幅面,但我不確定它是技術升級還是加了化學成分,所以還是買了小張的回來。另外,又找了最長纖未漂白的皮紙和稻草紙,機製帶紅色格紋的以及手製的兩種。

看到竹紙,遂想起祭拜用的金銀紙。於是刻意走到一般生活巷弄市場裡,卻都沒瞧見有什麼像台灣一樣的金紙店,倒是每隔幾條街就有一家壽衣店,大約這裡還保留著要為自己準備壽衣的習慣吧。念起一位學織品的朋友,一直想為她九十幾歲信仰回教的奶奶製作壽衣卻難以啟齒之事[回教信仰,人故後用一條長白布包裹,直立入土安葬]。至於金紙,我問起京裡的年輕朋友,他說,喔,自己剪啊。是了,昨晚在飯店裡看那播映不知幾回的三國演義,孔明出歧山身故回鄉,那漫天飛舞的白色空心紙片……

廣告

2 回應

  1. 喜歡「沈黃鬆緩」這個詞,一下子就叫人掉回古老書齋中的氣息裡。
    「汪同和淨皮」,我常識不足,原本望文生義,以為是「汪同」和「淨皮」兩個人,一笑!

  2. 汪同 淨皮 上台一鞠躬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