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瑞典Glimåkra 織機

也許我不會再有暑假了。

這意味著時間不會再以每週每學期輪替;這意味著教書將不再是我的生活中心;這意味著我沒有藉口備課躲在書苑裡喝咖啡[何況書苑搬家了];這意味著創作或生產的壓力接踵而來;這意味著我要好好重新想想織布這件事了。

P11606851

隨著創作素材與技法的輾轉,這兩年越發冷落我的織機。不僅是我,所有學校裡的織機真正運作的所剩不多了,纖維藝術不再像它風起雲湧的60,70年代,那時梭織的肌理與結構之美方興未艾,織機是親密夥伴,也是戰友與敵人,要想盡辦法熟悉與征服。如今各種布料與現成物的挪用、新舊技法的挖掘與再現、科技的介入…等等,讓梭織不再在纖維創作課堂上與展覽中裡稱霸。

常常忍不住問準備要用手織做作品的學生,你真的要自己織嗎?用現成的布料跟你自己織的有甚麼不同?我想要確定他們真的有決心準備要跟織機相處很長一段時間,準備好抵擋外界質疑的眼光,走過初學時期的蹣跚學步,並幸運地在裡面找到自己獨到的語法。

即使只是兼課兩三年,纖維藝術的遠景、工藝與藝術的爭辯、學生的路線與演化這些問題壓得我喘不過氣來。庸人自擾的我,真高興又可以回到自己的路上,不管是重新坐回織機前,還是去找新的樂子。

我有兩台大型織機,一台是穩重樸素的瑞典Glimåkra的countermarch十綜雙經軸織機,一台是結構精密的美國AVL的電腦多臂dobby24綜織機。比較起來,這龐然巨物的北歐織機用來反是穩健輕快,踏木踩下,綜桄提起,木塊輕輕敲擊,繩索牽動,投梭擲線,打鋼扣,流暢的人機一體感,是手織者最引以為樂的過程。

P1160679_調整大小

織機在去年夏天示範過某個技法後就晾在那了,冷落蒙塵,有時還充當掛線支架。或許即將而來的關西行已在心裡發酵,有一種山川靜好之感。拭淨織機,擦櫃拖地,不是暑假的夏日,從織機開始吧。

P11606911

廣告

7 回應

  1. 我正要踏上講堂, 好希望有榮幸請織女來演講. 我的授課內容是圖像與歷史, 很想讓學生聽聽手工主義如何展演生命歷史.

  2. 久違了啊,bd

    聽起來好像手工已經變成恐龍了,令人敬畏,阿門。

    我只是希望動手可以讓我減緩老化過程。

    我對物質文化史很有興趣,人類歷史的波瀾壯闊有時只是為了爭奪一隻可以染鮮紅顏色的蟲子。倒真很想聽你說說圖像與歷史的經緯。

  3. 我的織機也晾了好一陣子
    翻書看書來得比動手思緒快得多
    真正動手
    多是做些教學樣品

    織布的節奏
    能讓心靜下來
    但在開始之前
    對我來說總有一些需要煩心計劃
    常常有就閃去做其他的事了

  4. 我想去台中跟你喝咖啡

  5. yyp,要能端坐織機,還要真把其他事情打發一下,像打禪前先掃掃地,卻總是掃了地,又去澆花了。

    小吵,好久不見,幾時來啊?

  6. 織布的心情&想像暫存在腦子裡的草,虫,花..一朵也沒少.
    我喜歡如此靜織淡然的譬喻“像打禪前先掃掃地,卻總是掃了地,又去澆花了“真讓人心裡微微漾起一抹花開。
    這幾日織布,膀子酸..跟著頸子也不聽使喚..可等候下來的就都是可以看見的期許~

  7. 織女,

    咱開學了!正在構想課程, 如果你在織布機前坐到腰痠背痛, 如果想來宜蘭找樂子順便講講手工主義, 咱們可以一起計畫唷!咱是很認真的!
    我的連絡方式是 huichunyu@gmail.com.

    希望有幸能見你一面!請你吃著名的礁溪米粉羹如何?

    謝謝!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