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評彈的舞台設計

今年的暑假作業是蘇州評彈的舞台設計,開學了,盛世評彈也即將上演,中秋節正要北上裝台。

別以為評彈已老。兩個人在台上,時而說時而唱,把一個段子幾個人的心思不急不徐地說清楚講明白,吳儂軟語,琵琶珠落,一會兒是全知觀點的說書,一會兒是扮作戲中人的自白,間或角色互換,出入自由,比起老老實實地演一齣戲更抽象更文學性更當代得多了。

舞台還沒端上,未見分曉,還忐忑著。戲是一定好,要來。

首尾兩天是折子戲,中間一天9月24日是曹禺百年冥誕的[雷雨]大戲。

http://blog.yam.com/user/suzhoupingtan.html

下面這篇舞台設計說明是郭瑋克執筆的:

長年主持評彈舞台設計的董陽孜老師說,這次來做點不一樣的。

建築師姜樂靜、郭瑋克、纖維藝術家楊偉林、服裝設計師黃毓潔和董老師因書法文創設計而結緣於去年高美館展覽,雖然是舞台設計的新鮮人,但因熱愛傳統表演藝術,且跨足於空間與設計,四人各有所長,就一同結袂參與了盛事。

歷經三個月的醞釀,這次的舞台設計,有了三個特點:「蘇州的景」、「雷雨的影」與「盛小雲的光」。

所謂「蘇州」,是希望讓台北的觀眾看到蘇州,還可以讓蘇州評彈團將台北的舞台帶回蘇州繼續演出。

評彈的舞台設計,過去大多以靜態的室內家具擺設為主。幾折屏風、一席地毯、字畫、瓶花、桌椅,烘托出古典而日常的氛圍,觀眾聚焦於演員的聲音與動作,舞台作為襯景可不能喧賓奪主。既想保留這些元素,又想古調新彈,於是偉林想用同為傳統藝術的平面剪紙手法將蘇州意象剪成一扇大屏風,四季窗花、太湖石、瓦牆與花葉都收在這扇虛幻的掛屏上。說唱故事是演義歷史的舌燦蓮花,假作真時真亦假;剪紙舞台也是蘇州庭園的虛擬挪移,可謂無為有處有還無。

帶回蘇州,要方便折收。兩天經典選段回書的「紅皮剪影」,用紅色人造皮革代替薄紙,保留了剪紙藝術的輕鬆與自由。

改編「雷雨」不但是評彈的新嘗試,亦是在台首演,一定要有個嶄新舞台。

大家都覺得一開始樂靜提出來的黑色「冰裂黑網牆」很符合陰鬱的「雷雨」。「黑」是人心深不可測,「冰」戲裡是人與人關係,「裂」是大家庭面臨的課題,「牆」是劇中角色想努力跨出的那條界線。這道牆,可說是為了雷雨特別量身訂做。為延長觀眾對角色出場前的期待,黑網牆的後方半透著光,先讓表演者由左到右經過時能呈現一種懸疑的剪影效果,再穿越月洞門鮮麗現身。冰裂紋常用在窗花上,也是蘇州園林中常見的元素,但是尺度放大十倍後,如何拆解搬運與組構,幾乎就放大為建築的課題了。

「冰裂牆」象徵戶外園林,相對應就要有個室內廳堂。因故事發生在大戶人家,毓潔覺得要有個富麗堂皇的屏風當作前景,「紫金屏」。運用特殊纖維材料,一層紫一層金疊合形成,正面金中帶紫、背面紫中帶金,可以依劇情交互替換使用。能一物二用,對有限預算與狹小空間的舞台設計也很重要。

蘇州園林和舞台有個共同的設計課題,都要「小中見大」。

蘇州園林是運用造景、借景、框景等手法製造景深。舞台則形成遠景、中景與近景,用主景及綴景的搭配來增加景深。大家覺得蘇州園林是內外交融的,既然舞台以室內場景為主,不妨加上柱子,借用園林框景的手法界定內外。兩柱雖然只是綴景,但必須能搭配兩個不同的主景,反倒成了難題。樂靜認為不能太厚重,偉林說能不能是個燈,董老師說主角出來時亮亮怎麼樣。主角?有了有了,「雲柱」。什麼顏色的雲?紫雲東來,且紫搭得上紅與黑。立柱是用流蘇般的紅線簾環繞一圈,配搭紫色串珠,可實可虛;柱礎是個上照燈具,所以雲柱也是個光柱。

「蘇州的景」、「雷雨的影」與「盛小雲的光」是三個主題。從寫實走向寫意,適當的抽象化與輕量化,是這次的舞台設計的目標。經典選段回書的「紅皮剪影」,雷雨的「冰裂黑網牆」與、「紫金屏」與貫穿全戲的「雲柱」,是大家對前來表演的蘇州評彈團的獻禮。

這次的舞台設計,是在董老師的飯桌上做出來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