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練習50年

<Squiggle,彎曲的線>:四周還是規矩的粉紅色平織,到中間突然扭曲微聳生長出血管攀繞;

<Dimanche,操控>:一束束來自巴黎蚤市的橄欖綠鞋帶被另一些亞麻雜線緊緊糾纏的快要窒息;

<Roulade,顫音>:帶著光澤的法文雜誌紙一張張被捻捲成粗繩般再排排坐下,文字、色彩、撕破的頁緣,帶著扭轉的力度與明暗;

<Bardos Tronquoy,法國地名>:羊駝毛與馬刀貝殻的樂譜,紅黑色音符攜帶著印加的古老記憶;

<Footprints,足跡>:修女的襪子,襪底磨破處鮭魚紅色的織補,線的書寫;

<Trout  Quipu,鱒魚的結繩記事>:安地斯手紡羊毛的繩結迴盪著愛爾蘭的壁屻千里,從較粗較規矩的石牆一路滑落到海潮拍打的魚蹤;

<Os,骨 >:扭轉孤單內縮的個體,以無力回天的姿態,線的纏繞;

<Egelantiersstraat,阿姆斯特丹街名 >:斑駁滿佈短刻痕的牆壁,鬆緩的織面、緊張的線腳;

<Ninety Colors,九十色 >:細若髮絲的90種顏色交纏,剩下光;

<Cicatrices,葉痕>:紫紅色馬海羊毛交叉成七道葉脈在白色蓬鬆蠶絲平織布上,留下瘢痕;

<Cols,山坳 >:僵硬的襯衫領口別成一種恭維的曲線,宣告日常;

………………………………………

圖片

樸質的紙張上選錄了195件平均二十公分見方左右的微型作品,這些是纖維藝術家Sheila Hicks 50多年從未中輟的練習,總數上達千件。

她慣用一種31´31或35´41公分的木製框架,上下兩排釘上細釘,就可以拉上經線,既是織機也是無帆布的畫框,更是一扇思維與想像的窗子,可以任由線條漫步。只需顧好線在架上的張力,其他的秩序、技法、材料、過程都可以打破,容納各種即興的語言與當下周遭環境的滋養。這習慣始於1955年她就讀耶魯時,當時,Josef Albers的基本設計與George Kubler的拉丁美洲藝術兩門課,讓Sheila Hicks將安地斯古老織物語言與包浩斯關注不同材料特質的設計精神結合起來,並在未來伴隨她從智利到墨西哥到印度到巴黎到日本到摩洛哥到南非……,將建築肌理、光影、材質、故事隨手編織起來。這是她個人最私密的探索,再從裡面逐漸發酵成熟,釀成完整的大件作品。

Sheila Hicks的作品在兩種極端裡擺盪,她的大作尺寸驚人,已經洗淨所有過程裡的枝節與情緒,只留下色彩、純粹量感的線與造形,堅決不透露一點兒私情。而這些微型作品是她的編年記事本,和她手裡那一大疊黑白照片一樣,娓娓訴說她一生的足跡。

這本《Sheila Hicks – Weaving as Metaphor》,2007年在德國萊比錫書展上獲頒為「全世界最美麗的書」,由書籍設計師Irma  Boom設計。6公分厚的白色書磚,封面是一方仿布紋細格壓痕,封底是一塊刷淡了的白色經緯交錯手織物,書緣切出的毛邊像俯瞰的雪地車跡,為書增加了量感與肌理,似輕若重的微妙平衡。

去年美國賓州大學當代藝術協會為近八十歲的Sheila Hicks舉辦了回顧展,堂堂標題就是「Sheila Hicks: 50 Years」。50年,半世紀,言簡意賅地點出這位纖維藝術家在漫長時間裡的實踐。practice這個字翻成中文,有時作練習有時作實踐,練習聽起來是不成熟的操作、仿若是雛鳥習飛的巍巍顫顫,實踐卻是充滿力度信心滿滿的一步一腳印,若是改成過去式那就是練習過上百回之後庖丁解牛般的精通與熟練了。但在創作裡這三種狀態未必應該順時針而行,要在50年間一直保持練習姿態,讓新鮮微笑滲透到既有的框架與熟練的世故中。

真想就這樣一直練習下去啊。

廣告

2 回應

  1. 我有幸可以看到Sheila Hicks在費城的回顧展,看到你寫的這篇文章,又回想到在展場看到她作品的感動,不管是大型的作品或是小幅的編織習作。
    真的像你所寫的"真想就這樣一直練習下去啊"…..

  2. 那個年代的纖維藝術家站在時代的浪頭上,風風火火往前走,又還在全球化之前接續到傳統,令人欽羨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