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ro的生態學

撕裂、重組、堆疊、並置、繡補、縫綴、磨損、褪色、複染、填塞、酸蝕、起皺、打磨……我在纖維創作課堂上提示著這些布料表現的手法,學生們在水洗貓抓的牛仔褲上、在借來撿來的污漬舊衣物上,以稚拙的針腳慢慢縫出自己的節奏,四個鐘點下來,哀哀乎只有一丁點進展。針線活還不是他們熟悉的語言,以補綴強固的方式發展出別於傳統裝飾性的刺繡,還是借來的概念,借自古老遙遠貧困的農山村,如今成為纖維藝術甚至時尚界的語言。

你可以在紐約的亞洲織品網站上看見Boro Textiles的各種品項,我將圖片放在簡報檔上,置于保羅克利的畫作旁邊一點兒也不遜色。跟她同一個血緣的「津輕こぎん」「南部菱刺」經民藝運動發掘,已經名列日本重要有形文化材,出身寒微的她卻一直在老家得不到青眼,流浪到紐約米蘭總算得到平反。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