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藏地底的時間標本

在一塊土地上往下掘個約120公分的垂直深坑,土壤斷面塗上樹脂,再敷上砂布,待樹脂乾後即可把布揭下,取得一層土壤斷面的標本。這個標本就稱為Soil Monolith,像一塊史詩碑刻般傳述著這塊土地的基因與身世。

據說,一公分的土壤生成要經歷一百年的時間,甚或更久。那麼這100公分的土壤立碑就書寫了這塊土地幾萬年來雨淋、塵落、葉歸、蟲潛的履歷。冰河退卻草生原,之後矮樹高樹絡繹不絕,一隻動物經過留下他的消化產物,鼴鼠成家立業,蚯蚓辛勤奔波,空氣與微生物在根系繁衍處漫遊;人來了,掘土耕作引水灌溉,人去了,草生草滅風吹砂。原生母層的基因加上氣候變遷加上人為因素再加上時間化育琢磨成這塊土壤今天的性格,我們端詳著他的履歷書、觀察他的氣色氣味,能不能破解他的祕密?

土色到底是甚麼色?史記<夏本紀>記載著大禹治水的過程,每至一處皆觀其土色與草木生長狀態,從而制定付稅等級與品項,可謂非常具有實證科學精神。日本藝術家栗田宏一到今年八月底為止,走遍全國3213個市町村(只剩20個未去)採集了33593種土壤樣本。小心晾乾、按照粗細色彩分類,那一個個像精製研磨的各色土壤標本在展場中被放在顏料瓶、試管或是玻璃皿中,瓶罐上貼著土壤粉末出生地的標籤,是有血統證明的,是色票是胭脂是祭品,泛著赤青紫白的柔和色光,凝視著,就彷彿可以參透宇宙洪荒的玄機。

遠在日本北陸新瀉縣漉野集落的舊東下組小學校,因人口荒疏而廢校,在今年的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中變身為土壤博物館,別名鼴鼠館。集結了左官職人(也就是泥水版築匠師)、建築師、陶藝家、土壤學研究者與以土壤為主題的藝術家,讓土的各種面貌像敘事詩般在空間中詠嘆:一二樓廊道階梯上用了採自當地深山七米立方的土,以古代築長城的版築工法敷塗在牆面上,成為一個鼴鼠的通道。彎到教室裡,玻璃窗上用土當顏料畫上以旅行風景為題材的風物詩,取材自日本各地的斷片與此刻窗外的風景交疊映像,新鮮的山村背景襯托著記憶般的剪影土畫。另一個房間中央是一個黑色長方形的陶製黑箱,巨大而略為弧形的軀體仿若還會呼吸,銅與鐵的釉藥高溫燒成深沉腐蝕的黑色,無言的鎮守這一方塗滿黃色土地的密室….走到三樓,列隊迎接的是八十餘座來自全日本各地土壤標本,在黑色網子與燈光探照下,岩屑土、黃褐色森林土、火山性赤黃土、灰色低地土、砂丘未熟土、乾性黑色土……正從萬年的沉睡中緩緩甦醒。

我為此搜尋著台灣土壤的故事,記憶裡只有東海大肚山的紅土有著鮮明的顏色,孕育著地瓜甘蔗和藝術家彭賢祥的土書土盆。雖然知道生養我的五穀蔬菜都需要因地制宜,但為了拈花惹草網購來的赤玉土陽明山土各式栽培土又到底是打哪裡來的?原來台灣也有土壤博物館,就在不遠處的霧峰,也有辛苦建造的土壤標本,歷歷指涉著台灣的地理身世。美國農業部將全球土壤分為十二土綱,除了北極的永凍土外,其他十一種都可以在台灣找到。如果我們能夠學會觀察土壤、治療土壤,或者拜土壤為師,或許就不會掙扎生存在一片流砂之上了。

//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