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瑞典Glimåkra 織機

也許我不會再有暑假了。

這意味著時間不會再以每週每學期輪替;這意味著教書將不再是我的生活中心;這意味著我沒有藉口備課躲在書苑裡喝咖啡[何況書苑搬家了];這意味著創作或生產的壓力接踵而來;這意味著我要好好重新想想織布這件事了。

P11606851

繼續閱讀

謝謝光臨暫存區

107展場

[暫存區]落幕了,謝謝所有朋友的到臨與關心。

特別謝謝江敏甄精采的文字,彭賢祥在佈展上的幫忙與鼓勵,廖慶昇與謝明桂的影像紀錄,還有107邱大哥的支持。

昨天隨阿姜去田中新民國小,陽光正暖,生態水池裡的布袋蓮浮泳相依。我坐在一旁木椅上看“所羅門王的指環",一本買來放置了將近二十年的書,記錄著動物學家與他朋友們的互動情誼與觀察紀錄,時空尚在二戰後的多瑙河流域。這是我最嚮往的生活與工作了,可惜現在只能養一隻缺乏運動空間的可憐河豚和一角落陽台的蕨草。從1995年開始學編織,不知不覺念了研究所、辦了展覽、也教起了書,這真是始料未及的事。所以我常有一種混沌無知之感,對於自己的創作狀態和作品定位,也對自己所謂藝術家的身分覺得可笑與抽離。

展覽結束了,我又回到了平凡瑣碎煩惱幸福的日常生活。日常生活,是害蟲,也是沃土。不知道這塊土地下次還會長出什麼青菜蘿蔔呢。

未完成的毛毯

未完成的毛毯2
李明維[織物的回憶]展覽前些日子在徵件,在朋友的喲暍下,我送出了這件"未完成的毛毯"。

多年了,這件毛毯與線球被我藏身在工作室的箱子裡,從來不敢拿出來多看一眼。

我不知道這個展覽的藝術家會如何呈現這些織物,差可欣慰的是:這件毛毯的織作者-我的外婆,比我還早成為當代美術館的作者呢。   

繼續閱讀

蠟月

蠟月
蠟鍋裡的月亮,隨著溫度起伏景致變異,卻永不月缺。
所以,圓滿只是一個既定的框框,
而內容可以五味雜陳。
愛哭的建築師南下上課去了,
我和東部來的燕子、燕子的朋友以及畫廊主人共渡了一個沙龍秋節。
在城市的縫隙裡窺見不太甘願圓滿的月亮,
也好,
如果圓滿可以是永遠的進行式。

念我父親

玫瑰

2007年8月2日凌晨3時41分,父親在新店耕莘醫院安寧病房去世了。

一向堅毅沉默的他,握緊拳頭對抗著癌末骨轉移的痛入骨髓。

最後的20天,我們在難捨中懷抱一絲希望地陪伴著,

雖然對於人子來說,永遠有無法彌補的遺憾,所有的愛總是後知後覺。

很多話想說,很多情交錯。

難以言謝,無盡思念。

繼續閱讀

下午四點到五點的光影

工作室落地窗面南,旁有一個西南面的三角形小陽台,
冬日影斜,每天下午四點到五點間便有光線橫橫掃過,
把暫時掛在玻璃前當窗帘的作品投影在白牆上。

連日來的寒氣,讓人直想像隻穿山甲一樣踡伏在西曬的陽光下。工作室1

繼續閱讀

流浪去的跳房子

"跳房子"去過的地方不多,
待過台中的20號倉庫《ㄅㄨˋ包袱》,台北的華山《關於地方—一個飄移中的概念》{好像都是林平老師策展的,現在看名稱都覺得預言似的不祥}。最後一次停留的地方是宜蘭傳藝,然後在歸途中{其實已經走到家門口}決定流浪去了。
我是一個不盡責的母親,沒有在小孩回家的路上謹慎連絡照看好。也許它有敲門,我耳背;也許它有呼救,我在忙。
最後它決定離開我了,眼睜睜地
聽說它跳到一個大熔爐裡,
釋放掉全身所有多餘的東西,將以一張蒼白的再生紙的姿態重回人間。房1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