鏽生

時間與高溫這兩個殺手正聯手對付鐵,水、氧和酸是毒藥,無時無刻不滲入鐵的骨髓中,加速了死亡的進程。氧化的鐵變成鏽,膨脹頑固地附著在鐵身上,或是一片片從母體上剝落下來,碎成粉末。最終,直到整塊鐵完全被殺死,再也沒有力氣反抗了。鐵鏽似乎是被侵蝕的、無用的、死亡的鐵。

相反地,大自然的氧化鐵存在於赤鐵礦中,是煉製鐵的原料,也是最古老而神聖的顏料—赭石的來源。赤鐵礦的語源來自希臘文Haimatos,意思是「血」。這種紅色的血是洞窟岩畫充滿生命力的筆觸,是部落神話的神聖象徵物,是臉上胸口上樹皮布上的縱橫交錯的秘密紋樣。從黃褐、血紅到暗黑,不同程度與溫度的鐵分子擺出不同的臉色與情緒,是色彩譜系裡深沉凝重的家族。 繼續閱讀

廣告

撚線

教室裡有兩台電動紡紗機,學生的羊毛氈習作完成後,就請他們把沒用完的羊毛紡成線,好供下學期織布用。市售的紗線材質色彩都匱乏,每回看學生使用那些無味的材料就無言以對。紡紗雖然需要花時間練習,但即使技術不純熟,紡出來的線粗粗細細,不是一大股就是快斷掉,但混色的效果與不均質的手感還是很美,拿來當緯線很快就可以織成一條風味獨特的織物。 繼續閱讀

我的瑞典Glimåkra 織機

也許我不會再有暑假了。

這意味著時間不會再以每週每學期輪替;這意味著教書將不再是我的生活中心;這意味著我沒有藉口備課躲在書苑裡喝咖啡[何況書苑搬家了];這意味著創作或生產的壓力接踵而來;這意味著我要好好重新想想織布這件事了。

P11606851

繼續閱讀

狩紙行[一]竹尾見本帖

雖然現在很少作平面設計了,找紙依然是無上樂趣。11月去東京時,僅有一下午的空檔,還是特意去找了幾處紙店觀覽。

見本帖2

“竹尾"[Takeo]是一家販賣洋紙的百年老店,除了全國各地的通路外,直營的"見本帖"有三家,分別在東京神田[本店]、青山和大阪,以一種近乎藝術品展示的方式,慷慨陳列著數千多種紙張樣本,讓設計師可以在一個純淨明亮的空間裡自在選擇。所有的紙依顏色分區濃淡排列,好處是可以讓你迅速地辦別些微色差,並在類似色中選取相異的質感。四周的抽屜裡放的是A4的紙,後面庫房則存放全開的紙,右側有一房間可以依你需要,裁切成不同開數。“見本帖本店"的二樓是展區,大多舉辦與裝幀印刷相關的展覽。

見本帖1

  繼續閱讀

養藍記事[一]

藍染2
距離那年跟馬芬妹老師去日本考察藍染已經十一年。那時我初學編織,對植物染一知半解,更不用提在國內還無人研究的藍染了。從上飛機開始,才一步步從老師言談中逐漸拼湊出關於藍染的面貌,在一站站的參訪中體驗藍染的滋味。從沖繩、德島到京都、盛岡、金澤、東京,只有藍色的旅程,幾乎讓我窒息…..
這十年來,做過很多藍染,也是工藝所藍染的講師,但是從來沒有自己養過一缸藍,好像一直沒有做好心理準備要養一隻名貴的寵物一樣。

繼續閱讀

葛藤–終於卸下

前年在中寮採集的葛藤纖維放在構皮紙籃裡年餘了,去年架起細麻經線織織停停,織布機上的灰塵蒙了擦擦了蒙,終於在昨天卸下。

葛

繼續閱讀